许那:遭遇过两场镇压的人生

六月是个悲伤的季节,对无数的中国人来说,1989年春夏之交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切,是一条从未愈合仍在流血的伤口。在中国,“六四”是禁忌的敏感词,任何回忆和纪念都被中共当局视为公然反抗。但每年此时在世界各地都会有很多追思纪念活动。在中国,无数人的生命轨迹因为八九六四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他们至今仍以各自无声的方式坚守着对历史的记忆。 

当年天安门广场上的绝食学生中,有一位名叫许那(又名许娜),是北京广播学院(现中国传媒大学)的学生。32年前,她曾和同学高举“新闻自由,言论自由”的横幅,满怀希望地走在北京街头游行的人群中。32年后,许那仍在北京,却已在东城区看守所被刑事拘留近一年了。 

人生巨变,监狱历程 

对于许那来说,当年参加的那场学运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。六四的血腥镇压让她觉醒。大学毕业后,她不愿充当共产党的喉舌,放弃了传媒专业人士的职业道路,转而学习艺术,成为一名自由画家、诗人。几年后,她与同样才华横溢的音乐人于宙结婚了。 

但是,谁也没有预见到,在8964过去10年后,许那的人生再次被卷入命运的漩涡中。她和丈夫于宙身陷于又一场全国性的大镇压。 

许那的画作。来源:movieaste.com 

“到1999年,我不能继续画下去了,因为在那之后的大部分时间,我都住在监狱里。” 

1990年代中期,于宙、许那夫妇开始修炼法轮功。法轮功是一种涉及缓慢动作与冥想的新兴宗教,崇尚真、善、忍的核心价值观。到1999年初,中国当局估计修炼法轮功的中国民众达到七千万人。 

1999年4月25日,一万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北京中南海聚集,要求当局停止对其打压。这是自天安门运动以来中国发生的规模最大的和平示威活动,却被一党专政的中共解读为对其统治发起的严重挑战。1999年7月,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动员国家机器,发动了一场针对法轮功信仰者的大规模镇压运动,这场镇压到现在仍没有停止的迹象。 

1999年8月,许那和于宙在参加一场同道聚会后双双被拘留四十多天。 

2001年7月,许那因为外地来京的法轮功朋友提供住宿而再次被捕,后被判五年有期徒刑。 

2008年初,为了准备主办奥运会,中国当局兴师动众,开始在各地大肆抓捕异议人士,包括法轮功修炼者。 

2008年1月26日晚上,于宙、许那在演唱会结束后开车回家的路上,被警方拦住搜查。警察在其车中搜出一本法轮功书籍,将夫妇二人带到通州拘留所。11天后正值除夕,体格健壮的于宙突然离奇死亡,时年42岁。当局声称于宙死于绝食或糖尿病。悲痛欲绝的许那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。于宙的真实死因至今成谜。 

于宙、许那的案件见于国际特赦2009年2月向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递交的报告、美国“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”的分析报告、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2010年度报告。 

于宙(左)和许那。来源:大纪元新闻网 

“我多么希望自己被关押的是奥斯维辛集中营,而不是中国的监狱。因为在纳粹的毒气室,人可以迅速死亡,而在北京女子监狱,它让你活着生不如死。” 

2011年第二次出狱后,许那在一篇文章中描述了2003年第一次被囚期间的一幕场景。那天,电视主持人徐涛采访北京女子监狱,当时的许那正被隔离在警察办公室。 

她写道:“四个犯人,以人肉铐子的形式箝住我,我可以清晰听到不远处采访现场,对我施予酷刑的警察和犯人在宣讲它们如何文明执法,而我不能发出一点声音,我的嘴里被堵上了毛巾。” 

许那说,狱中那一幕是她所受到的“传媒的最深刻的教育”。徐涛是许那的大学同学,如今任北京电视台的副总编、全国人大代表。 

就在上述采访后不久,另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董翠在北京女子监狱被活活折磨致死。当局称其病死。许那在文中说她向监狱管理部门检举、控告此案,因此再次被投入小号折磨。她写道: 

“我多么希望自己被关押的是奥斯维辛集中营,而不是中国的监狱。因为在纳粹的毒气室,人可以迅速死亡,而在北京女子监狱,它让你活着生不如死。反复经历漫长的酷刑,酷刑中他们配备懂医的犯人看护,随时检测你的体征。我在那儿多日不被允许睡觉,被发现心律不齐。于是警察命令说:‘让她睡一小时,休息一下。’ 

各种各样隐蔽而精致的酷刑被发明,比如:劈叉,将双腿拉开成180度,命令三个犯人坐在受刑人的双腿及后背上,反复按压。警察自豪于这个发明:‘这个办法好,因为疼痛难忍,但又不伤及骨头。’” 

“这个世界每一件不公义,即使离你很远,也与你息息相关,因为它时刻拷问着你的良知。” 

2020年7月19日,即中共镇压法轮功21周年的前一天,许那第三次被捕。据明慧网报道,当天13名法轮功修炼者被警方抓捕,包括许那在内的11位后来被指控“破坏法律实施罪”。中国当局经常以此罪名起诉法轮功修炼者。许那等人被拘留一案,有可能涉及一些国内疫情的照片,也极可能仅与其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有关。 

许那的代理律师梁小军于2021年4月22日到东城区看守所会见她后发表推文说:“以她[许那]为主犯的11人案件已经起诉到东城区法院。因他们[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]特殊身份而起诉的罪名,无法掩盖他们言论自由被限制的事实。” 

梁小军律师转述许那的话:“我第一次被抓的时候,这次和我同案的这些孩子才两三岁。如今,李宗泽等十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将遭遇判刑,不过仅仅因为他们拍摄了几张疫情期间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。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!” 

许多法轮功修炼者遭受了与许那相似的对待。2021年4月,维权网报道,曾入狱七年的法轮功修炼者、律师孟凯已在湖南长沙被秘密判刑。包括孟凯在内的超过20名法轮功修炼者于2020年10月被长沙警方抓捕。 

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已如于宙一样惨死于狱中。更多不可计数的人们如许那一样,因其信仰而遭到任意羁押、判刑以及可怕的酷刑折磨。逝者沉冤待雪,正义何时伸张? 

许那。来源:movieaste.com 

“它们的目的是摧毁人的精神、良知” 

32年前许那曾在天安门广场绝食,但活了下来。她自述在两次共八年的牢狱生活中,因拒绝放弃信仰而曾遭受11种酷刑,仍然活了下来。现在,许那面临第三次被判刑。这次,她是否还能活着走出高墙? 

“当我的一切 

包括我的丈夫 

都一件件 

从我手里被夺走时 

我还幸福吗? 

 

我也有我的幸福。 

甚至是一种极度的幸福。 

在四肢捆绑中,感受过自由。灵魂的自由。 

在地面以上30公分的距离里。在别人的膝盖以下。感受过尊严。 

头发沾满了别人的唾液和黏痰,我感受过洁净…… 

 

幸福。 

因为有力量从内在升起。 

我所有的,是任何人都再也不能从我这里夺走的。 

 

那是信仰。” 

摘自《“你幸福吗?”》 

说明 

此网页有为于宙、许那夫妇制作的一部纪录片《缺席的人》的一个片段及许那为台湾画廊出版的画册所写的序。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